离开的Delta Junction,走了几十公里,这时已是88日的凌晨零点了,今天是我们的艺术家J的生日,他正驾驶着,奔驰在著名的阿拉斯加高速公路上,我们向他衷心的祝福,生日快乐,我想这个生日,对他来说肯定是一个很特别的生日,应该也是很有意义的一个生日,因为那时是在一个特别的地方、特别的时间还有几位特别的朋友,这时虽然已是凌晨,但由于靠近北极,纬度高,天还没有全黑下来,这也是一种很特别的经历,相信也为J的生日带来难忘记忆。我们继续向加拿大方向飞奔,从Delta Junction出来这段100公里左右的路段据说是全世界最直的一段高速公路,真的是一点点的拐弯都没有,再往前走100多公里,就到了Tok,这是我们进阿拉斯加时经过的地方,我们尽量不走重复的路,所以之后我们转Taylor Highway,这也是一段Unpavement的路。

这时天已全黑下来了,也轮到我开车了。经过一天的舟车劳顿,而现在也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们都在车上睡着了,我强作精神,孤独地驾驶在这条偏僻的小路上,开了很久,也没看到对面的来车,没有路灯,路牌也不清晰,中途经过了几个小村庄,我正有点机械性地驾驶着,前面是一段小山坡路,所以我看不了太远,当我的车开到山坡顶的时候,突然间在我面前的是一个Y字形的分岔口,我一时反应不过来,到底是转左还是转右,再往前就是一个大的山坑,怎办?就要冲到山坑里了,自然反应,就是来个急刹车,一下子熟睡的各位被惊醒了,当他们睁开眼睛的时候,车停在一个小山坡顶上,周围一片漆黑,这下子,我们每位的睡意都全消了,我说我迷失方向了。于是我们研究了一下,往回走了几百米,看到有一个路标,写着:Chicken Downtown,我们也不能确定,到底这方向是否正确,商量之后,就往Downtown方向走走看吧,走了不远,我们进入了一个小型的飞机场,广场上停了几架小型飞机,机场乌灯黑火的,更没有看到一个人。我们知道肯定走错路了,于是往回走,走到刚才的岔路口,往另一方向去了,天很黑,我们看不清周围有什么东西,好像是穿过几片树林,还有村庄和农田。凌晨430分左右,我们终于到达了美加边境,前面一个大牌,上面写着:800PM800AM Close,没办法,我们只好把车停在海关门口等了,还有3个多小时,外面很冷,现在我们真的是饥寒交迫,人困车乏了,这3个小时难熬啊。我很困,很想睡,但太冷了,很难睡着,在朦胧之中,终于等到8点钟了,加拿大海关准时开门,一个小洋妞出来,收齐了我们的证件,拿到办公室里面检查了一阵,还问了我们一大堆问题,这洋妞还挺认真的,这也是我从美国回加拿大办手续时间最长的一次,可能是这海关太闲了,没事干,因都没车跟在我们后面。进入了加拿大,是YukonTop of the world Highway,这条公路就一直在山顶上,驾驶在这条公路上,放眼远望,周围的雄山峻岭,就在我们的脚下,我们像身处天庭,高高在上,真的有点像腾云驾雾的感觉。

[上一页][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