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尼泊尔  

 

      Nepal的旅行险些泡汤,出发前两天尼泊尔国内的新闻网说Maorist在号召全国罢工五天(23-27),国内的《羊城晚报》也报道了尼国局势紧张,美国驻尼国使馆警告本国国民不要到尼国旅行,都不是好消息。23日上午朋友打电话给我,说还是自己的小命要紧,况且同行的朋友中还有一对夫妇,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刚上小学女儿怎么办?都打电话给广州的西南航空询问广州-拉萨的机票了,想着去不成尼国就改道西藏,反正这两个地方所准备的东西都差不多。23号中午,朋友有来电话,说是打过电话到中国驻尼国大使馆,被告知事态并不象我们想象得那么严重,并说中国人在尼国还是安全的,毕竟闹事的是毛派(Maorist,对外国游客特别是中国人不会怎样,毕竟我们国家还帮他们修公路,建水库嘛。就这样,我们一行5人踏上了Nepal的旅程。

 Day 1  Guangzhou—Hongkong—Kathmandu (25.04.2002)

        早上11点从广州花园酒店出发,搭乘广州-香港的过境大巴,到香港上水火车站下车,转乘A43公共直达机场,这是一条经过实践又快又经济的路线。没想“老革命遇上了新问题”,在深圳皇岗口岸香港入境时发现排了浩浩荡荡的几百持护照游客经此口岸入境。如果老老实实排队的话肯定敢不上5点的飞机,而且尼航的HKKTM又不是每天都有航班,这样的话我们的计划将全部打乱。这时候我发现旁边的香港居民通道没有人,于是抱着闯闯看的心态,把帽沿向下一拉从香港居民通道混进大堂并顺着人流在护照通道上排起队来(被迫无奈才出此对策,惭愧惭愧)。半小时后,终于入得香港境内并在3点多赶到机场。(大多数排队的国内旅游团都等候了2个钟头以上,排在我们前面的一位女士就因此错过了去曼谷的航班),看来香港出入境处要好好检讨一下出入境管理的流程了。

Royal Nepal Airlines 的波音757客机经过4小时15分的飞行,降落在Kathmandu国际机场,这时候已是晚上730分了(加都时间比北京时间慢2小时15分,时差精确到一刻钟可真是少见)。在网上定好房的Hotel Horizon如约来接机,小小的面的连司机、还有不知道是搭顺风车还是什么的两个人,一共塞进了8个人5个包。一出机场就遇见全副武装的军人检查车辆,看见车里是游客样子的人就放行,实际是在后来在尼国的10多天,每天都经历这种检查。机场离Thamel(相当于BKKKhao San RD)只有大约20分钟的车程,但是由于要经过皇宫,又经过了34道检查,这时天空下起了小雨,市区的民居破破烂烂,晚上的8点的Thamel区已经冷冷清清,这时候,我开始后悔来到这个国家了。

 

Day 2 Kathmandu—Pokhara(26.04.2002)

   一早就给窗外的乌鸦、麻雀和各种鸟叫声吵醒,在尼泊尔的11天中,看到的鸟儿比这辈子在国内看过得都多,也难怪,国内的鸟都让广东人吃完了。看看手表才5点半,外面天确已大亮了。爬起来到外面走了走,也许是昨天下了雨的缘故,空气还挺好,很清爽。我们先到Thamel逛逛,由于还是罢工期间,顺便确认发往Pokhara的旅游BUS是否还开,清晨6点的主要街道已是人来人往,主要是穿校服上学的学生(看来虽罢工但未罢课),7Greenline巴士站开门,果然要到28号罢工结束后才运营,其他公司的车也一样,而且加都的商店大多不开门,街上的出租车也只有冒险遮着车牌做生意的。看来只能坐飞机前往Pokhara了。

   买了1245Pokhara的机票(USD 67RS165国内机场税,后来才知道如果是持印度护照或本国居民购买的话只需要RS1500左右,而1USDRS77,算算吧,外国人的价钱是本国居民的3倍!象多少年前的中国)中午时分,下起了大雨,原本就少的出租车坐地起价,平时RS100的车资现在要RS250,没办法,只好认了,谁让我们挑这个时候出门呢。加都国内机场十分简陋,象用厂房改建的一样,安全检查男女分开,本国旅客的袋子摸了又摸还得搜身,外国游客则大开绿灯。来到候机室里发现外面早已大雨倾盆,准点起飞看来是没指望了,同伴们打起了扑克,引来不少人围观,一会干脆连电也停了,没有广播,一群人在黑暗中等待。

   雨终于小了,一群人在小雨中冲上了国内停机平上最好的ATR42(英国和法国意大利联合生产的一种支线客机。和苏联的安-24就是中国的运-7是一个类型,是螺旋浆发动机,48座),飞机冒着雨呼啸着冲出了乌云密布的加德满都河谷,20多分钟的飞行,来到了象换了一个世界一样的Pokhara。青山、绿草、阳光、连远处的雪山也能清晰地看得见。我感觉到我们的运气开始好起来了。在机场门外找来一部我所见过的最破的出租(好象还是TOYOTA),开价RS40Lakeside,本还想狠狠地杀杀价,听到这价钱也就不废口舌了,塞进5个人,行李放车顶,直奔Lonely Planet 上的Hotel Nirvana.

Nirvana是一对夫妇经营的三层楼小旅馆,有个整理得不错的花园,丈夫Gonga是尼泊尔人,妻子Ashlice是加拿大人(和她聊天时知道原来10年前她在泰国工作的的时候还从香港到过广州旅游,不过她说那阵子除了她好象没有看到还有其他外国人到广州旅游),旅馆的房间很干净,有独立卫生间,RS300700/间,价钱的高低取决于楼层和窗外的景观。放下行李向Ashlice打听登山的事情,她告诉我们当务之急是先去办登山证(trekking permit,因为办证的ACAP下午430就要关门了,且今天是周5,周六、周日不办公,Ashlice打了一通电话确认ACAP还开门,并指点我们去ACAP的路(ACAPoffice就在lakeside渣打银行街对面的二楼,十分好找),还一再告诫我们不必找旅行社代办,因为这样他们会收取RS100/人的手续费。其实Nirvana拥有自己的旅行社,这RS500他们完全可以赚,不过他们没有,因此我喜欢上了这个旅馆和它的主人。

办好证回到酒店,我们打算在这里找trekking porter guide,他们推荐我们5个人用一个porter和一个porter&guide,价钱是分别是USD8/天和USD12/天(包括porterguide的食宿),但是由于第二天Pokhara市外还在罢工,没有司机敢出车,明天我们在Pokhara附近的逛逛,后天再出发Trekking.

 

Day 3  Pokhara(27.04.2002)

 

Pokhara是尼泊尔的第二大城市,也是主要的旅游城市之一,70年代被人发现,尔后逐渐开发成旅游区,LakesideDamside是主要的旅游区域,酒店、饭店、旅行社等旅游设施林立,其中Lakeside由于靠Fewa lake,更是游客聚集的地方。Nirvana就是位于湖边30M的小旅馆。

早上依旧是早早就醒来,租了部大概是印度产的山地车(RS40/天)在湖边转了转,下午到Devi’s Fall看了看(没有多大意思,雨季没到,水不大)。其实在Pokhara最好的活动就是什么都不做,在旅店的花园里看看书,和老板聊聊天,在天台的凳子上晒晒太阳、看看雪山发发呆,或者租船在Fewa lake看看黄昏和日落。晚上的看看天上的星星,又多又大。

Nirvana边上有家中国餐馆,叫“兰花”,老板姓候,在印度出生长大的广东客家人,祖籍梅县。候老板年轻的时候当过海员,做菜的手艺是在欧洲的时候向台湾人学的,餐厅开在Fewa Lake边上,二楼的靠窗的位置望湖,凉风阵阵。聊天中知道候老板在印度的客家人社区长大,10多岁了才学印度话,普通话有很重的客家口音,他很骄傲的跟我说前些年回梅县探亲的时候一个人走在街上的小商店,别人根本看不出也听不出他不是本地人,言谈间流露出浓浓的乡情。候老板的厨艺不错,价钱也不贵,尤其是这两天吃腻了西餐和尼餐,还是中餐合胃口呀!

 

Day 4  Trekking 第一天(28.04.2002) Birethanti--Ulleri

我们选择的是一条最短的trekking路线,到Poon Hill 看日出,耗时4天。这个路线的选择是基于时间和体力的考虑。Annapurna是尼泊尔几个登山区的其中之一,也是最流行的一个,另外还有LantangEverest等。ANNAPURNA从最短的Poon Hill21天的行程有很多选择。

早上8点乘车出发,9点半到达trekkingstarting point Birethanti”,第一天的路程比较辛苦,基本是上山的路,尤其是下午,4点的时候终于到了Ulleri――第一天的宿营地。第一天的风景一般般,而且很消耗体力,通行的朋友开始埋冤“是谁想出来Trekking这个鬼主意的?”不过在Ulleri住下后在天台上看到远处露出山间ANNAPURNA SOUTH的雪山一角,总算让我看到了点希望。而且住在群山之间,倒是难得的经历。中午的时候同伴居然在tea house的厨房做菜,一阵忙乱后弄出了香葱炒蛋,包菜汤和炒芥菜,弄得店主和Som(我们的porterguide)好一阵稀奇。

Nepaltrekking路线规划得很完善,但决不豪华,基本的生活需要能满足,但是非常环保,山上所有的物品都是由Pokhara用马或驴运上山,喝完的可乐瓶子、矿泉水瓶再由马帮运下山,沿路有简单的Tea houseLodge,淋浴设备都是太阳能供热,房间简单得只有床,卫生情况还算满意,整个ANNAPURNA山脉的Tea houselodge的菜单和房间的价目表都是ACAP统一印制的,这意味着旅游者不必讨价还价。一般来说住宿的价钱不不贵,一般一人6070RS,不过吃的价钱比山下贵上一大截,而且随食物的价格和海拔的成正比,基本没有肉吃,鸡蛋是主要的能量来源。早上每个lodge都有一种叫corn bread的食物味道不错,尤其蘸蜜糖吃很香。山上没有免费的东西,就算是一杯热水也要收钱,因为烧水的煤气或柴火也是要运来的,可以理解。

 

Day 5  Trekking 第二天(29.04.2002)  Ulleri—Ghorepani

   依旧是8点出发,今天的路程相对轻松,只需要走4个小时,到达Tatopani的时间才中午12点,由于明天一早要到Poon看日出,因此只能在这里住下,而不能再往前走。

   我们的Porter&GuideMr Som(Som means friend),尼泊尔人,26岁,不过看上去年纪比这要大一些,已经结婚并有1个女儿,家里的哥哥在Pokhara开了间旅行社,Som在中学学了英语,做导游已经8年,家在Pokhara附近的乡下,今年尼国的局势不好,来登山旅游的人比往年少得多,因此他很多时间在家没事干。当导游是他的唯一经济来源。Som是比较腼腆内向的那种人,话不太多,不过很敬业,到了目的地或午餐的地方就张罗着给我们点菜,拿餐具(也许是大多数的Tea house都是家庭经营,人手有限,Guide的这种服务也是ACAP培训的一部分)。一次送在路上问我,中国人是不是吃猴子,我很不好意思的说在有的地方曾经听说过(我来自广东,真的很惭愧),Som说动物是人类的朋友,所以尼泊尔人不吃野生动物。第一次作为中国人我觉得很羞愧,因为几年前我也在广州的乡下吃过鸟。今天下午外面下雨,我们5个人坐在Tea house的餐厅里喝茶聊天,Som这个时候也很腼腆地凑了过来,加入我们的聊天,然后我们颇有兴致地想Som学了尼语的字母构成,和相应的英语发音。然后用尼语写下了我们个人的名字。其实尼语的字母构成规则和日语类似。

我们的Porter:Mr Kumar,也是尼泊尔人,38岁了,32岁的时候才结婚,有一对儿女,象这样的年龄结婚的尼泊尔人并不多,问他为什么那么晚才结婚,他说喜欢快快乐乐的单身生活。不做Porter的时候Kumar在乡下帮别人盖房子挣钱,由于大女儿四岁多了,要马上要上学了,而Kumar想让孩子上私立学校(因为私立学校能学英文),因此他觉得来自家庭经济的压力很大。Kumar是个很用功的人,别看快40岁了,有空的时候还抱本日文-英文字典学习日语,这里,学多一种语言就意味这多一些机会,由于年龄比一般的Porter要大,他常自嘲地说自己已经是要退休年纪的人了。Kumar的话比Som还少,其实Kumar的英语水平也还过得去,起码还可以和我们沟通没问题。

 外面的雨下个不停,我们都在担心明天是否还能去看日出,如果明天天气不好的话,这次的Trekking就很扫兴了(因为大部分的景色都在明天),Som说如果今天下大雨的话明天一定是好天,不过外面的雨淅淅沥沥的,连Som也说不准明天是否好天气。

 

Day 6  Trekking 第三天(30.04.2002)  Ghorepani—Ghandruk    Poon hill

 

  半夜翻来覆去睡不踏实,侧耳听,外面的雨好象还在下,迷迷糊糊地睡去后不久,听见拍门的声音,是Som,证明今天是个好天气,又是一次好运气!凌晨4点半,我们打着手电,往Poon Hill进发,月亮和星星很亮,爬到一般的时候已经不再需要了手电。 风很大,也很冷,沿路35游人结伴同行,都是去山上看雪山上的日出的,我们必须在5点半前赶到。远处的雪山在月光下清晰可见,灰白高耸,有点恐怖,树林里的鸟儿这时醒了,叽叽喳喳地一边唱着歌一边觅食。

   日出并不象想象的那样激动人心,也许是由于雪山反光的原因,太阳出来的那刹那觉得有些刺眼,好象远不如在黄山或华山看日出时候的层次感分明。不过能在Poon Hill看到67座雪山也很满足了,Som在不停的介绍远处这座雪山的名字,那个雪山的名字,很是负责。

   今天的路程很长,我们要从GhorepaniGhandruk,要走大约7小时。不过上山的路并不太多,而且沿路的风景也很好。满山的杜鹃,远处的雪山,Pokhara—Jamsom的飞机从你脚下的山谷中飞过,森林中的树梢上调皮的猴子,蜿蜒在脚边的小河小溪。

中午,我们来到Tadapani解决午饭,刚才好阳光普照的天空一下子被一片很大的乌云盖了过来,雪山也躲在乌云的背后。点菜的空挡来了个独行的加拿大MM,被着个65升的大包,聊起来知道MM已出门45个月了,走遍了东南亚许多国家,Nepal是最后一站,在山区里呆了大约35天,没有给自己规定一定要走到哪里,感觉好的话就多住两天,看看风景,和村民聊聊天。仔细看看MM的背包,外挂者两瓶水,看她的午餐也是最便宜的意大利面条,喝自己带的水下饭。出发前,问了问Som接下来她要去的地名的方向,和我们打了招呼背上那个大大的背包上路了,祝她一路平安。

下午的路很好走,景致也不错,海拔越来越低,山上的植被也从刚才的温带向亚热带变化,天上的乌云多了起来,看来又要下雨,每天少不了的一场雨让道路已经有些湿滑,一些地方甚至有些泥泞。Som今天走得比较快,大概是想赶在这场雨下来前到我们的营地。

下午4点,我们来到了今天的旅店Hotel Trekker’s Inn,这个小旅店3层楼高,和Nirvana一样有一个打理得很不错的花园,房间也十分干净,旅店还是9496年又ACAP评选的“Lodge of the year”,Som说,96年后的最佳旅店得主都不在这个村,不过看来的确是村里最有规模的旅店。一行人刚坐下,雨就哗哗地下了起来。

 

Day 7 (Ghandruk—Pokhara)

一早起来,发现经过3天的爬山,下肢已经是酸痛无比,下楼梯的时候最是痛苦,哼哼着下了楼到ACAP的办公室外的草坪看看早晨的雪山和村庄,对面的山腰是著名的ABC营地。ACAP的草坪上能起降直升飞机,这倒是我没有想到的。

经过4个多小时的下山路,我们在中午1点左右回到了出发的Birethanti,在四天前进山的Checking point,在我们每个人的trekking permit上盖上了个Check out的章,标志者我们四天Trekking 的结束。

 

Trekking 的一些提示:

1.如果来Nepal的话,尽量多安排时间trekking,如果有6天的时间可以走到Jamsom,但至少也要象我们这样花4天时间到Poon Hill看看日出。每个Trekking完的旅行者都没有感到后悔的。虽然累,但是很值得。

2.最好带个睡袋,因为Gusethouse提供的被子比较薄,象45月的季节带个摄氏5度的睡袋就足够了。

3.季节很重要,这里的雨季相当明显,我们这个时间已经基本上是每天一场雨,尽量不要在雨季登山,因为路会相当难走。

4.一般人在这条路线上不会有很大的高原反应,在Poon Hill的时候(4000米左右海拔)同伴有轻微的高原反应,不过很快就适应了。

5.吃饭的时候(尤其是午饭)尽量点同样的食物,这样上菜时间会大大缩短。

6.住宿花费不大,大约一人70RS左右,食物和饮用水则是昂贵的开销,价格随海拔的升高而升高。不过不需要还价,因为所有的菜单都是ACAP统一印制的。

 

   大概3点半,我们回到Nirvana,同行的伙伴迫不及待地到街上去买来水果并嚷嚷着要去买鱼晚上吃。嗨,这些广东人,到哪里都是一个吃……真没办法:)

       大概是大家都很累了,接下来的3天很奢侈地在Nirvana定了一个Chitwan Royal National Park 的一个tour package,包括Pokhara—Chitwan—KathamaduGreenline bus,2晚的酒店食宿和全部的活动项目,(125USD/Person)酒店的名字叫Manchant。旺季的价钱是250/人,还不包括交通。看来政局的不稳定的确让这些高档的酒店损失了不少客源,尤其是消费能力高的旅游者来得更少了,所以这种档次比较高的酒店受影响尤为明显,也好,让我们捡个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