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让我们同甘共苦?

有动物学家指出,天鹅是自然界最忠贞不渝的动物,两只雌雄天鹅一旦厮守在一起后,就会终生不散,当一方不幸逝去,另一只就会悲鸣至死。而人却不同,有科学表明,当男人和女人遇见自己倾心的对象时,身体内会分泌出一种爱情物质,而这种爱情物质存在在时间大概是三十多个月,换而言之,男女相爱也就能持续三年左右。如此一来,婚姻就向人们的爱情发起了挑战,人一生中遭遇爱情的时间很有限,而婚姻却相伴每个人近半个世纪,当爱情成为婚姻时,我们靠什么,相依相伴,患难于共,共同走过风雨,走过四季,走过这人生的漫漫长路呢?

  鹏,男,38岁,建筑工程师:婚姻就是契约,同甘共苦就是一项条款。

  我觉得一个人既然选择结婚,就意味着你愿意承担婚姻带给你的幸福和风险,带给你的约束和权利,就比如你可以移情别恋,但你不可以私通,你可以充分享受对方带给你的财富,也必须承担对方带给你的不幸和损失。如果只愿意和对方同甘,不愿意和对方共苦,那是一种对生活的投机,是极端自私的利用。应该予以惩罚。

  我的一个女同学,在北京学国画的,9年前,为了出国,抛弃了也是我们中学的同学的男友,嫁了一个加拿大有生意的犹太老头,虽然年龄相差20多岁,而且志趣相差甚远,但给我们的印象是很幸福的。而我们那个男同学为这段揪心的爱情断了肠,竟然休学一年,可见伤口之深。

  后来,我们这位女同学如愿以偿,随丈夫来到加拿大,在富人区住着百万的房子,天天在家画画,过上了悠闲的生活。虽然她后来发现他老公有一个跟她一样大的儿子,但木已成舟,她也没办法计较了,几年后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这个家庭似乎更加稳固。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他老公生意失败了,公司申请破产,几天之间,他们一无所有,房子被银行拍卖,奔驰车也早给别人顶帐了,全家三口搬进了一间月租只有700元的公寓,楼下不是贩毒的就是卖淫的。

  那女同学实在受不了了,就带着孩子回了中国的娘家。由于他们没车,就叫我送去机场,入闸口,那犹太老头泪如倾盆,sorry sorry地不停说,我看得都眼圈发酸。

  回来的路上,犹太老头问我:“Ben,你说她们会回来吗?

  我说,会,中国有句俗话: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其实我心里也没数。

  犹太老头是个明白人,头摇得波浪鼓似的:“No,No,No……I don't believe it.”

  果然,女同学一回去,就跟老情人,那个为她肝肠寸断的同学联系上啦。偏偏我那同学发了财,也离了婚,我感觉天下要大乱。他们仨还什么都跟我讲,我是这边盖房,那边揭瓦,先告诉犹太老头平安无事,又告诉女同学犹太老头勤奋无比,卖汽车卖的贼起劲,攒钱准备接你年俩;回头又警告那男同学,别乘人之危,沾人便宜,女的不能同甘共苦是有案底呀,前车之鉴,小心悲剧在自己身手上演。经过如此搅局,男的觉得七上八下,犹豫不决,终日如惊弓之鸟;女的觉得男的缩手缩脚,一毛不拔,也渐渐心死,爱情之花随之枯萎;犹太老头呢,最终未见离婚要求,见了我就夸中国媳妇够意思,大叫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最后只有我落下心悸的毛病。

  现在女同学回来了,以自己的名义开了个公司,还是他丈夫的老本行,还是他丈夫的老客户,这回犹太老头只是个打工仔,只管仓库,老板是自己的中国媳妇,干活买力,回家省心,只是媳妇脸面一天天变老,看起来快跟他差不多了。不管怎么说,婚姻是保住了,而且幸福,犹太老头对老婆言听计从,心疼无比。

  那个男同学呢,有时还帮女同学公司在广东订货,但爱情依然无着落。

  他们仨在深圳聚会,谈起我,真相大白,回来后三人都给我打电话,俩人骂我混蛋,只有犹太老头跟我说Thank You.

  不过,我还是他们的朋友。本来吗,婚姻就是契约,同甘共苦就是一项条款,他们是生意人更应该明白这个道理,是吧。

  瑞,女,年龄不详,餐馆服务员:因为我们一起,才能承受更大的压力。

  我们现在最大的压力就是我们俩都没有固定工作。我们在一起,只要有一个人找到工作,我们的困难就结束了,两个人在一起不就多了一倍的希望吗?

  我老公是学林木的,出国前,以为加拿大到处都是森林,期望落地后可以找份与专业有关的工作,我们先到了温哥华,想着BC是林业省,相对容易些。到了温哥华才知道,我们的想法太天真,我老公的专业在这根本对不上号。坚持了半年连像样的体力活都找不到,万般无奈,我们一家三口来了多伦多。

  刚到多伦多就看到新移民杀死自己亲生女儿的报道。那人叫万登浩,毕业于马鞍山的华东冶金工程学院电气工程系,后在浙江大学获电气工程硕士。移民前在马鞍山钢铁公司任高级工程师,2000年初一家三口定居多伦多。妻子周萍萍,女儿王俞,年仅三岁。就是这样一位中国大陆精英,在来多伦多后,因长期找不到工作,心情压抑,最终导致一时性精神失常,于2000717日,在家里把自己年仅三岁的女儿勒死。看着报我们感到一股寒气。我心里嘀咕,可不敢把自己的老公逼上绝路。

  我语言不好,我就天买《星岛日报》看,只要有招工的,只要让我见工我就去。我在衣厂干过,穿过项链,做过保姆,替别人卖过热狗,我一个念头就是让老公安心找工作。可是老公RESUME发了一大堆,一个面试的都没有。再加上听到别人讲谁谁谁又拿到OFFER了,我心里开始沉不住气了,那时听说学电脑好找工作,就劝老公转IT,他不肯,说学不进去,再说他也不感兴趣。我说温饱都解决不了,你还考虑兴趣。他骂我急功近利,我说饿肚子的时候人想的除了馒头就是馒头。就这样不知不觉地开始相互给对方压力了。

  有一年下暴风雪雪,我在DOWNTOWN卖热狗,他带着女儿来给我送围巾,看着女儿冬得红扑扑的脸,我忍不住哭了,我心里想我怎么找了个这么没用的丈夫。我感到那么委屈。冲着老公大发脾气,说了很多我后来很后悔的话。我知道我伤了他。

  后来他说想把孩子先送回国让父母带,省得跟我们受罪,我没想到他一去不回,电话里他告诉我他不想回来了,他已经在深圳找了份薪金很高的工作,如果我不想回国,他会给我每月汇钱过来,如果我想离婚也行,他可以带孩子。我当时差点摊在地上。我感觉天都快塌下来了,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承受一切压力,我也根本挑不起来这副担子,我从来没想过离开他,我想我们既然结婚了,就像一条绳上的两个蚂蚱。

  我央求他回来,再试试,不要轻易放弃。他说在加拿大时,我就是他最大的压力,我的每一声叹气,都会让他过敏,让他不舒服,尤其是看到别人找到工作,买房买车,我那羡慕的样子,他更会自责,觉得对不起我和孩子。他只想让我跟他同甘,不想让我跟他共苦。

  我告诉他我对他的工作没有任何不现实的期望,我只希望我们能快乐的生活,只要我们尽了努力,能达到什么水平就算什么水平。最后我告诉他我离不开他,我又怀孕了,还没有去看医生做最后的检查。我问他要不要做掉,他说不。半个月后他就回到了我身边。

  现在我们已经有了第二个孩子,我老公在做装修,他大学的一个同学现在在国内开了一个生产木地板的公司,我老公准备做他的加拿大代理,也不知道能不能成。总之,我们的生活安定了,我想好日子不远了。这些都需要奋斗,夫妻俩在一起,总比一个人干省劲。因为我们一起,才能承受更大的压力。

  林,男,28岁,网虫:因为不再爱,才不能同甘共苦。

  我是没有多少生活经历的人,我太太更简单,没什么思想,我有没有工作她不管,只要有钱花就行,管它是哪来的,现在我们全靠家里支持。我的想法简单,因为不再爱,才不能同甘共苦。

  我最喜欢港星郑伊健,他和邵美琪的八年恋情一度成为传媒关注的热点,只是这一次多了另外一个女主角梁咏琪,使情形变得更为复杂。其实也不复杂,一场旧爱新欢的故事而已。

  一段感情一开始不被看好并不是问题,问题是经过了八年的同甘共苦、相濡以沫,人们仍然期望它能够长久,所以,舆论几乎是一边倒向邵美琪这一方。在香港这样一个价值观多元化、人们对感情重感觉轻责任的复杂社会当中,爱情变得飘忽不定、难以把握。

  感情变成谁也说不清、道不明的一件事情,人人缺乏安全感,甚至期望复合的旧人邵美琪和希望有发展空间的新人梁咏琪都说了同样的一句话:将来的事情没有人会知道。于是,渴望天长地久的爱情的声音重新在人们心底不断回响。 每一段感情都会有激动人心的时刻,相信没有人在对相爱的人说因为爱你,所以要照顾你一生一世的时候,会想着两个人可能有一天会分手。

  但我们不要过于依赖这样的承诺,以为有了这句话便一切永远不会改变。爱你一生的前提首先是你必须一生都可爱,如果你变得不可爱了,或者你仍然可爱,只是他已经不爱你了,还要照顾你一生或被别人照顾一生,双方都会很累。

  要让自己一生都可爱真的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据说邵美琪为了不想给郑伊健压力,对绯闻不闻不问,只懂逃避,弄得自己情绪低落,日日流连夜店,以酒消愁。许多人认为她这种为对方着想的处事态度很可爱,这也是她赢得舆论支持的原因之一。但郑伊健有一天晚上回来,见到熟睡中的邵美琪,突然觉得他们之间缺少沟通,失去了爱恋的感觉,只想离开,这个离开的理由似乎也不错。

  渴望自由的爱人,又渴望有人对自己专一,现代人的爱情智慧还需要经受考验,爱情究竟是什么呢?

  最近有科学家研究出,爱情是人大脑中一种化学鸡尾酒的物质激发出来的,它们包括多巴胺、苯乙胺和催产素。

  时间一长,人会对这些令人对异性产生激动情绪的化学物质产生抗体,经过2年左右的时间,它们就逐渐失效了。当第三者出现时,这三种化学物质还会死灰复燃,只是它们同样不会超过30个月。这对爱情抱美好理想的人可能是个不小的打击,爱情除了要有爱情物质,它更多的是一种精神状态,几年后,你可能不再是狂热地爱恋某一个人,在没有风吹草动的情况下,你还愿意跟他(她)一起生活下去,这可能比爱情更重要。而一旦生活发生决堤,爱情才是唯一可以堵漏砂袋,这时的你一定会逃之夭夭。

  就是这样,因为不再爱,才不能同甘共苦。

  霏,女,37岁,护士:如果你觉得一个人的痛苦就是两个人的不幸福的话,你就会和爱人同甘共苦。

  我结婚十年,曾经试过逃出婚姻,可是我做不到。我和老公分居了一年,最后还是选择了破镜重圆。我们是在最困难的时候分手的,本以为分开后彼此都会轻松许多。

  但实际上凭空多出了很多麻烦,当这些小麻烦解决后,最大的麻烦摆在面前:重新建立对爱情的信任才是最困难的。

  分手后我也谈了不少朋友,国内的国际的都有,可是结果都是无感觉。我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当我坚持守身如玉时,好像没有一个爱情能经得起这种检测。而我决不是那种无性欲的人,但我很恐惧翻云覆雨后的乏味的走开,我要的是关爱和被珍视。我和老公分手不就是对此有更高的指望吗!可是我愈来愈感觉自己错了,但我不甘心回头,可是后来的小事,让我下了决心。

  有一回我去出远门,回来的路上,车子抛了锚,那地方离多伦多还有一个小时的车程,而且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了,又是年底,天特冷。我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先给和我要好男友打电话,他正和别人谈生意,其实就是卖保险,让我别着急,等他电话。我只好坐在车里等,天越来越冷,我在车里冻得呆不住,又给他打手机,他让我先找个拖车公司把车拖回来。

  放下电话我就忍不住哭了出来,我突然觉得无依无靠。我想到了我前夫,我试给他打了个电话,他让我描述了一下抛锚的原因,然后只说了声:我就来。就挂断了。我就来让我感觉是那么踏实,虽然还是那样不轻不重,但确是我最相信的承诺,我不再害怕了。

  不到一个小时他就到了,还给我带了件外套,那是我在西单给他买的,有五个年头了。

  他说当初分家的时候他就告诉我这车有毛病,我伺候不了,劝我留给他,可我财迷转向的以为他想要车,硬是把车要走了,说我是沾小便宜吃大亏。我气得打了他一拳头。他开心地笑了,这是我们分居后我第一次看到他开心的笑。他带了工具来,看能不能修好,他说也许得个把小时,修不好他可以叫拖车拖回去。他让我开他车先回去,告诉我以后就开他的那部车,他可以开我的这部车。

  我没有走,一会他不知道怎么就把车就打着了。

  看着他一脸油泥的样子,我突然觉得一切都错了,在我内心里还一直把他当作丈夫,他其实是我感情的最后依靠。我抱着他哭了。

  现在我们又重新生活在一起,我们准备要两个孩子。

  我现在也重新发现了丈夫的价值,他是唯一个可以无怨无悔、无求无索地伸出手来拉你一把的人,就像一块感情的根据地。

  我对老公讲,现在如果我看到你一个人生活那么痛苦,我就会觉得自己不幸福。他不痛不痒的说:那就好。

  蔡琴在《花天走地》的里有一首《白发吟》,旋律响起后有她的一段独白:一次携手就是一生的誓约。想想看,当一个人20几岁的时候,下定了决心,然后不知不觉的你就70几岁了,这个时候,这个时候你再回头看看你身边那位满头白发的老伴,你才突然发现,原来你们两个已经在一起吃过5万多顿的饭!

  从歌中悟到,却原来,当20几岁的我们决定与另一个人携手步入婚姻殿堂时,就应做好与对方一起吃5万多顿饭的心理准备。

  如果还有很长的夜路要走,最好我们现在不要分开。